-

原界。清華大學門口。

“好了,爸媽,你們就送到這邊吧,我自己進去就好。”一路上,洪雲母親一直叮囑洪雲,遇到好的女孩千萬彆錯過,該追就追,要臉皮厚等等。可把洪雲煩得不行,自己現在的狀態自己心裡清楚,誰會喜歡一個書呆子 有幻想症的男生,或許自己比幻想症病得還厲害,畢竟自己每天都要比彆人多出五天在異世界的記憶。

看著兒子自己拎著行李進入大學的背影,洪雲父母很欣慰,感覺兒子長大了,出息了,但又由衷的不捨,從此以後他們就要異地分居生活了。可能往後,一年都見不了幾次了。

異界。格物院。校長辦公室。

在異界書院,院長是最大的,負責所有教習。格物院的院長是傅生,也是大閔工部侍郎,主要負責軍工坊,平時也較少來格物院。雖說過去近一年的時間裡,大閔各州府陸續都把各地的神童送到。但目前在大閔人心目中,格物院還是皇孫這個小孩子的玩物。校長是洪雲自封的,取校對之意,不過之前洪武大帝旨意格物院均由洪雲做主,所以他這個校長還是比院長牛的。

“殿下,有人求見。”侍衛頭子顧鐵向洪雲稟報道。

“進。”洪雲以為是新來伴讀的格物院學員,隨口答應道。可當洪雲看見隨後進來的人物,瞬間呆住了,真的好漂亮好有氣質。雖然她隻有十二歲模樣,但是身材嬌好,一看就是美人胚子,長大後註定傾城傾國,就好比在原世界,星探看了,肯定會直呼這個著以後肯定會成為女明星。全身又是貴氣逼人,上下都有上好的珍珠點綴著,卻不是暴發戶那種無腦亂掛,而是每個都裝飾得恰到好處。比如那透著七彩光芒的耳墜,每顆都大小均勻、色澤亮麗的項鍊手鍊,還有那簪子上鑲嵌的表皮無暇的大珍珠。洪雲敢保證就算他爺爺的寶庫裡也找不到這全套極品珍珠飾品。放在原界,也是個個都是價值連城的收藏級珠寶首飾。而在她身上,彷彿隻是她日常穿戴的飾品。但也襯托她的美。

隻見小女孩玉藕般的小腳先跨了進來,瓜子臉上朝洪雲淺淺一笑,玉手放腰輕輕躬身道了個福:“參見皇孫殿下。”

“快請坐,你是來入學格物院的”洪雲心跳加速問道。

“不是,我是來找皇孫殿下談生意的。”

“你想要什麼”洪雲忙問道。這女孩子不但漂亮,說話也好聽。

“我想買殿下格物院門口那個石碑,確切的說,是上麵那八個字。不知殿下能否割愛。”小女孩不急不緩道。

“不好意思,那個不賣,如果你想要的話,嫁給我,我把格物院都送給你。”洪雲是真的心動了,連自己的根據地都不要了。也著實做到了追女孩子臉皮要厚。

“不好意思打擾殿下了,小女子先行告退。”那女孩真冇想到這個比自己小好幾歲的皇孫殿下,還是七歲孩童,第一次見麵,言語便如此輕佻,頓時眉頭一皺便拂袖而去。

看小女孩走的如此果決,洪雲愣住了。看來自己話說的有點著急了,自己好像連對方是誰都還不知道,便轉身向顧鐵詢問。

“回稟陛下,她是東海商會小公主陶虹。”

“東海商會,那個傳說中富可敵國的商會那個隻招贅婿的東海商會”洪雲驚訝道。雖然洪雲甚少外出,異界交通不便,各地訊息傳播冇有那麼廣。但他也聽聞過東海府前些年舉辦的兩次招贅的盛會,那真真是鞭炮齊鳴鑼鼓喧天。全異界的才子公子王子都風聞前往。第一次成功入贅的好像是大閔王朝的首屆狀元,那可是首屆狀元啊,才華自不必說,現在已經貴為文淵閣大學士。第二次成功入贅的是朝陽府百年難得一遇的經商奇才李城,聽說入贅前,年紀輕輕便已是南陽首富。

“回殿下,就是那個東海商會哈,您要取這小公主可冇那麼簡單哈。她大姐二姐已經招到如意郎君。現在東海商會老會長手上就這麼一個掌上明珠,可不會輕易嫁人。”顧鐵不僅是洪雲的侍衛頭子,私底下也是靖南王的鐵哥們,見自己這小侄子春心動了,不禁調笑道。

“還是贅婿香啊。”洪雲酸酸歎道,要知道彆的穿越贅婿那日子過得多好,哪像自己兩界都要辛勤忙碌,讀書多累。之前還在立誌要自強不息的洪雲,在遇到東海商會小公主後,瞬間啪啪打臉了。

“殿下可不能有這心思,殿下貴為皇孫豈能入贅她家。”

中京。官道。

一輛奢華至極的馬車上,陶虹恨恨地捏住衣角,即便生氣也是分外迷人,有讓所有男人一看就想去哄她的衝動。從小到大,她都冇受到過如此輕薄無禮。開玩笑,她可是東海商會的小公主,哪怕有人敢用眼神冒犯,都會被沉到海裡餵魚。但對方是皇孫殿下,這裡又是中京城。

如果換成彆人,這會估計就離開中京了,但她也不是怕事的人,要知道她也不是那種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二門不邁的千金小姐。她從小耳濡目染,自己也是靠真本事坐上了東海商會旗下遍佈天下的東海拍堂堂主。她最擅長的就是奇貨可居,這也是為什麼她會去找洪雲要買格物院那個石碑的原因。

她現在要去告禦狀,好好地參他洪雲一本。

中京。皇宮。禦書房。

“洪爺爺,有人欺負我,您可要為我做主。”陶虹梨花帶雨道,端的是楚楚可憐。

洪武大帝還是東部軍閥女婿時就與東海商會的老會長年輕時稱兄道弟,大閔王朝能立也有那老會長的一份功勞,所以洪家和陶家關係還是很密切的,所以陶紅見洪武大帝,不說拜見皇帝而喊洪爺爺也是說得過去的。

“這中京城內,竟還有人無眼,敢惹我們小公主。”洪武大帝詫異道:“田德,傳近衛前去捉拿,不管是誰,都給我拿到天牢受刑。”

“諾。”

誰敢自然是您那寶貝孫子。陶虹見田德就要領命而去,忙將前因後果告知洪武大帝。

洪武大帝莞爾一笑道,“原來是那小子,田德,還不去把那小子拉來給小公主賠罪。”

果然是大型雙標現場,彆人就得下大獄,自己寶貝孫子過來道個歉就完了。

不久,洪雲便收到訊息。興奮得整個人都跳了起來,來活了。剛剛他還一直擔心陶虹一生氣就離開中京,那他這個皇孫小身小板可冇辦法離開中京去追她,就像彩兒一樣這輩子就無緣了,再見她時,估計她都有姑爺了。

“來人,去給我備禮。準備一個大的精緻木盒,裡麵擺滿鮮花,花要擺成兩個心形,就是長這樣,我畫給你們看,然後再兩個心形中間放上我們格物院最新研發的肥皂和香水。”洪雲邊說邊畫道。

“好的,校長。”現在格物院內的學生都被他整整的服服帖帖,對他的個人崇拜達到頂點。在院內都稱他為校長,而不是皇孫殿下。看校長準備追校長夫人,趕緊學了起來,說不準日後自己也能用上不是。

皇宮內,陶虹淺淺得品了品茶,人老成精的洪武大帝安撫了許久,心想這個女娃子雖說大了雲兒幾歲,女大三抱金磚嘛,自己的皇後不也比自己大了幾歲嘛,要是皇後還在的話,肯定會對這孫媳婦滿意的很。老洪家果然都自戀的很,八字都還冇一撇的事情,就在那盤算了。

“皇孫到。”

洪雲再見陶虹時,依舊覺得驚豔不已,這輩子一定要娶她當老婆。

“不好意思哈,我剛剛說話不得體,還請見諒,這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賠禮。”說罷洪雲從太監手上拿來禮盒,親手遞到陶虹跟前。

陶虹見皇孫道歉還算誠懇,也就原諒了他,將禮盒收下後便離開皇宮,返回東海商會駐中京總部。

洪武大帝見洪雲念念不捨的看著陶虹離開的背影,“行了,人都走遠了,彆看了。你若真心喜歡她,我修書一封給我那老兄弟,問問他這小女嫁不嫁我寶貝孫子。”

“真的嗎,謝謝爺爺。”洪雲高興不已,看來皇孫的身份還是比贅婿好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