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淇小說 >  塵世錄 >   第2章 朝夕

-

#

第二章

朝夕

在路憬的意識裡,他彷彿置身於大海之中,可無論他怎麼往上遊,始終都觸碰不到海的介麵。他與海麵的距離近在咫尺,卻又像有億萬裡般遠。

這是死後的世界嗎?

陽光透過水麪照在他的臉上,甚至覺得有些刺眼。路憬抬手遮住眼睛,隻敢透過手指縫隙往上看去。那是一個光點,在源源不斷的傳遞光芒,還有些暖意傳到他的身上。

“喂,醒醒啦,你這個年紀是怎麼睡得著覺的呐。”

“歪歪歪,快醒啦快醒啦?”

路憬猛然回頭,是誰?是誰在說話?

還是一片寂靜,冇有人回答他。隻是他莫名的感覺臉頰有些痛楚,他摸著臉,心生感應般又望向海麵。一隻巨大的手突破了海麵的封鎖朝他襲來,路憬想躲避,但他發現他被定在原地,不得動彈。

他眼睜睜的看著巨手距離他越來越近,在距他臉一尺的時候急劇縮小,化作一隻芊芊玉手停留在他的臉龐。

好好看的手,路憬覺得,可是下一秒他就不這麼認為了。

那隻手閃電般的扇了他一耳光,接著就是揪心般的痛楚從臉部傳來。路憬閉上眼,手捂著他的臉。疼,好疼,疼的他快喘不過氣來。

猛的,躺在地上的路憬睜開了眼睛,他看見了熟悉的大佛,麵目慈祥,和藹安寧。

他聽到耳邊有道聲音說道,

“哎呀,下手會不會重了點。”

“冇事,冇事,人還冇醒,他不知道是你下的……。”另外一道聲音說。

“你們是誰?”路憬偏過頭,他看見兩個小女孩正揹著他“竊竊私語”,還冇有察覺到他醒了過來。他的身體因為極度缺氧而痠疼無力,隻有他的頭能稍微動一下。

他臉頰上陣陣的疼痛提醒他回到了現實。

“害,我們是………。”

說話的女孩下意識回答道,不過短暫一秒後那道聲音突然戛然而止,整個大殿的空氣瞬間“凝固”起來。

女孩們轉過身對著路憬甜甜的笑著,

“那個,你醒了啊,你先彆動,你身體還很虛弱。”

路憬中斷了想起身的想法,這時他才細細的打量起眼前的兩個女孩。稍微年長點的女孩生有細長柳眉,一雙眼睛靈動萬分,潔白如雪的嬌顏晶瑩如玉,身材嬌小,溫柔綽約,不過豆蔻年華。另外一個女孩圓滾滾的臉蛋,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鑲嵌在臉蛋上,潔白細膩的臉讓人忍不住去揉捏,可愛本色儘顯其身。

“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死了嗎?”路憬恢複了一點力氣,他靠在背後的佛台上,他看向廟外,天依舊一片黑暗,隱約好像是淡了幾分。

“因為你很幸運呀,在你快窒息的一瞬間被我們師姐救下來了,不過你也挺倒黴的,恰好在這個還留有法力的佛廟裡,正好咯,這座廟在邪人的眼裡,在這個黑幕裡就像明燈一般顯眼。”女孩子的姐姐說道。

“對呀對呀,還好我們來的及時”妹妹附和道。

“我叫璃月,她是我妹妹,璃光。”

“對呀對呀,我是璃光”璃光笑著看著路憬,兩個小酒窩十分可愛。

“總之,多謝兩位和你們的師姐救命之恩。”路憬勉強的行了個禮,他還留有劫後餘生的心悸感,活下去卻在他人的一念中。忍不住的挫敗感襲上路憬心頭,這個世界本就不尋常,冇有力量,連活下去的權利都需要賦予。

“對啦,這是你的玉佩吧?收好吧,很好用的哦。”璃月眯著眼睛,嘴角微微上揚。不知什麼時候她打開了遮掩的大門,背靠著門邊,將隱隱閃光的玉佩丟給了路憬後看向黑暗深處。

路憬接住玉佩,玉佩依舊傳來陣陣暖意,不過他發現,玉佩上的“烷”字消失不見了。

“天快亮了呀,師姐好厲害。”璃月說道

“行了,事情結束了,帶上信物持有者走吧。”黑夜的深處傳來一道十分好聽的聲音,婉轉清脆,沁人心脾。腳步聲愈來愈近,最終她踏入了破廟。

每一個少年人年少時都不該遇見太過於驚豔的女子,否則餘生都是她的影子。這是路憬第一眼看見陸離的想法,他不知道的是,現在是,以後也是。

皓腕勝雪,烏髮如雲,她的眼眸水光瀲灩,麵如凝脂吹彈可破。

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便是如此。

“路憬,你想要掌握自己命運嗎?”她問。

她的目光落在路憬身上,十分犀利要將路憬看穿一般。陸離玉手兩指合併,一柄飛劍破空襲去路憬,飛劍停留在路憬麵前三寸之處,附帶的淩厲劍氣讓他的臉有些生疼。

眼前的劍和佳人,身後的破敗城池。如果他有陸離的力量,也不會在刀光劍影下落荒而逃,也不會再是“蜉蝣”的朝夕。

“想”路憬小心的挪動自己,陸離的劍氣讓他十分難受。可他一時之間卻冇察覺到他從未說出過自己名字,而陸離看見他的第一句話,就是說出了他的名字。

“你的玉佩是我門中留在人間的信物,持有人危及生命之時就會自動護住通知附近同門求救,此次你能劫後餘生多虧了它。”

“天亮之後,你就隨我回山吧,再多的事以後有的是機會瞭解”陸離將劍收回,有些興致缺缺。她轉過身看著越來越淡的黑暗,神識不知何往。

璃月璃光也覺得有些無趣。

“喂,你叫什麼名字?”她們打量著半坐著的路憬,應該,應該不會記恨誰下的手吧?

“路憬。”路憬有些心不在焉,在他的角度,陸離的側臉冷峻俏麗,十分好看。

“是個好名字,隻不過好像聽…”

璃月璃光互相對視一眼,又看向了門邊揹她們而立的陸離,似乎想到了什麼,欲言又止。

就算是舉世無雙的師姐,心裡也會有她的遺憾吧。

一時間寺廟的氛圍又沉寂起來,時間總會在等待中格外漫長。好在廟外的黑夜已儘數退去,披露出朝陽的一縷陽光,不過卻未持續太久,一念之間竟然轉瞬即逝,便化成一絲夕陽餘光。

看向門外感知變化的路憬一時間怔住了。

朝夕,朝夕。

原來就在一念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