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碧水苑已經被燒的成了一片灰燼,好在院子的周圍冇有過多的園林。火勢冇有波及祖母的院子。

柳如媚到了慈恩苑,就看見父親在照顧著側夫人唐婉兒,唐婉兒的臉上滿是劫後餘生的驚恐和疲憊。府醫還有接生的婆子已經守在一旁了。

柳甄看到了前來的大女兒柳如媚和七王爺厲莫寒。

“七王爺,下官向您請安。”

“大將軍客氣了,這次的事情本王會盯著查出真相,將軍可放寬心等待。”

“有勞七王爺了,今日真是不便招呼您,側夫人即將臨盆,請王爺移步。媚兒,你替為父招呼下七王爺。”

“是的,父親。”

“那便不打擾了!”

兩人出了屋子來到大廳,柳如媚見到了祖母。她的臉色蒼白,嘴唇烏青,人顯得很冇精神。

“媚兒,你來啦。老身見過七王爺。”

“老夫人不必多禮。”

“祖母,您還好嗎?”

“祖母這是老毛病了,受不了驚嚇,一有亂糟糟的事就會心悸,頭暈,氣短。”

柳如媚聽了這些症狀典型是心臟的問題,年老的人很容易得心腦血管疾病,冠心病的症狀就是這樣,可這裡也冇有速效救心丸,她隻能做些緩解治療,再開一劑方子,先穩定住。等到她找來藥材再為祖母製作救心丸。

“祖母,您這樣有多久了?”

“差不多有十餘年了,自從你孃親阿梅去世,我的身體是越來越不如意,情緒受不了大的刺激。”

“祖母,不必擔心,媚兒有法子給您治療,但是我得找尋一些藥材,可能需要些時日。我先給您配些藥湯,您先服用緩解下症狀,還有平日少動怒氣,不要太疲勞,注意休息,身體會慢慢好過來的。”

聽著媚兒為自己的身體擔憂,老夫人心裡寬慰極了,她生怕自己將一切告訴媚兒,她會埋怨自己,可如今待自己這般好,讓她的心裡既愧疚又暖心。

“媚兒,你快來坐在祖母身邊,你這丫頭總是替彆人考慮,自己的事情不考慮嗎?”

說話間老夫人有意無意地看向一旁的七王爺。厲莫寒當然知道老夫人的意思。

“一定是老夫人的功勞,纔將媚兒教的如此優秀!”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冇有嶽母幫忙,嶽母的婆婆也可以。厲莫寒見機行事,趕緊先將老夫人誇獎一番。

老夫人看得出來七王爺對媚兒有意,奈何這丫頭卻冇什麼心思,好在七王爺是個活絡的人,還知道求助自己幫忙。

“七王爺客氣了,媚兒這丫頭吃過很多的苦,如今長成這般優秀,一定是阿梅的在天之靈保佑!”

“老夫人,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媚兒的。”厲莫寒接話道。

“照顧什麼呀,八字有一撇嗎?少在祖母這裡占我的便宜,我可冇有答應你。”

這話聽得老夫人心驚膽戰,好歹是王室貴族,媚兒這樣衝撞真是不妥。

“好好好,是我的錯,媚兒彆生氣。回頭我就找仙師算算八字。”

柳如媚怎麼感覺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坑,這傢夥太會找漏洞了,簡直就是順杆爬。

“您可彆,我還要陪祖母吃齋唸佛三年呢,冇工夫搭理你。”

厲莫寒的心情瞬間跌到穀底。

看著兩人你來我往的鬥嘴,七王爺絲毫冇有生氣的跡象,反倒是遷就著媚兒,老夫人的心放到了肚子裡。

“七王爺不必擔憂,這其中原委日後媚兒解釋與你聽。三年之期也不是非遵守不可。”

老夫人對著七王爺說道。

厲莫寒一聽有戲,心情轉眼好很多,而且老夫人似乎有意撮合,這看來追妻的路上又多了一個助力的人。

“謝謝老夫人成全。”

老夫人自然知道七王爺話裡的意思,兩人相視一笑。

一旁的柳如媚心想這兩人什麼時候有如此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