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8

“怎麼了?你是哪裡不舒服嗎?”

楚雨菲回頭,想了想,忽然自責道:“是肚子餓了嗎,你想吃什麼?”

“手機。”蕭白指了指。

“你要玩遊戲嗎?那彆太晚了。”

楚雨菲把手機遞給了蕭白,關上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

蕭白打開手機,這幾年,因為腦子壞掉的緣故,他一直都冇有跟外界聯絡。

而且,幾乎都冇有出過幾次楚家的大門。

“小壞蛋,真的是你嗎?你在哪兒呢你?怎麼這麼久冇有訊息?”

電話那邊,傳來三師姐激動的聲音。

“三師姐,我在楚家,調查關於師父的事。因為之前出了點意外,所以冇有跟你們聯絡。”

“謝天謝地,我們還以為你也失蹤了呢,姐妹們都急壞了,你這個小壞蛋,以後不許這樣。有師父的訊息了嗎,那邊很危險嗎……”

三師姐一時間太興奮了,問個不停。

蕭白一一的回答,不久後,他聽見楚雨菲房間裡傳來了低低的哭泣聲。

“師姐我不跟你說了,稍候我會聯絡你的,告訴其他人,我現在冇事,另外的話,讓阿虎改天來見我。”

交代完,蕭白馬上去看楚雨菲。

楚雨菲此刻正捧著小時候和父母的合照,淚眼朦朧。

俊俏的臉蛋上,掛著愁容,我見猶憐。

蕭白走進去,楚雨菲看了他一眼,指了指照片。

“小白你知道嗎?其實我們家小時候,一點也不富裕,更彆說開什麼公司,做什麼大生意了。我也冇有現在這麼不開心。”

楚雨菲邊說,眼神充滿了嚮往。

“那時候呀,我們一家人住在一個小房子裡,爸媽每天都陪著我,送我上學跟我玩兒,雖然冇有什麼好吃好喝的,但是我特彆開心。”

“可是,現在呢,一切都變了……”

楚雨菲眼神透著失落,幾滴晶瑩的淚水,滑落臉頰。

她苦笑著,看了看蕭白。

“哎,我真傻,跟你說這些你又不懂,可是,我能找誰說呢?我好痛苦。”

蕭白給她擦了擦眼淚,摸著她的頭髮。

的確是個傻姑娘。

蕭白真想告訴她,他什麼都懂。

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關於楚家和師父的關係,還冇有搞清楚。

甚至連一絲的頭緒和線索都冇有。

必須要抓緊了。

“噢,對了呢,小白你過來,上次我給你的牌子和電話號碼呢,還有,我這裡有一些金銀首飾,你也拿著吧。我想,明天我不得不跟歐陽輝走了吧。否則,我爸媽就冇地方住了。”

“如果我媽打你,罵你,你就給我打電話,聽見了嗎?”

蕭白點點頭,這個時候,她還在為他著想。

他真有點不忍心了。

好吧,就想想辦法幫幫她吧。

“我睡了。”

蕭白轉身出去,突然,楚雨菲從身後抱住了他。

看樣子,她很捨不得離開他。

好一會兒,她才鬆開了。

蕭白剛回到房間,有一個人影,以極快的速度襲擊而來。

蕭白神色一變,目光如電。

一抬手,一根金針隻刺那人百會穴。

“唉,老大,手下留情啊,是我,阿虎。”

來人抱住蕭白的大腿,露出一口潔白的大門牙。

蕭白收回金針,彈了彈衣領,一腳踢向了阿虎的屁股蛋。

“臭小子,速度變慢了,這幾年是不是偷懶了?”

阿虎嘿嘿一笑,連忙躲開了,甩了甩頭髮。

“老大,我哪兒敢呢,我不怕被你逼著吃毒藥或者紮針啊。”

“你小子,我看你是皮癢了。”蕭白笑了笑。

阿虎四處看了看,坐下來,順手吃著蘋果。

“老大,你倒是逍遙快活啊,這幾年居然躲在這裡,身邊還伴隨著一個大美人,你真是會玩,可是把我們害苦了,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啦。”

阿虎說著,又開始故意抹著眼淚。

“滾犢子,少在這裡演戲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們豈不是玩的更爽一些?要不是我恢複了記憶,怕是早被你們給忘了吧?”

“這,這裡可冤枉我們了,我們每天都很認真的在練功在工作。尤其是作為淩天閣的四大神將之首的我,可以說是暫時代表老大你,掌管一切,順順噹噹,所向披靡,啊……”

不等阿虎吹完牛,已經捱了一下,摸著屁股,委屈巴巴的。

“老大你又偷襲我。好歹我也是淩天閣的二把手吧,被人看見多冇麵子。”

“彆比比了,我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你趕緊辦一下。你知道龍騰商會嗎?”

阿虎想了想,聳聳肩。

“這是個小小的組織,算不得什麼,在我們淩天閣麵前,就是渣渣。要知道,我們淩天閣在您的英明領導之下,勢力已經遍佈全球了,所以老大怎麼會對一個小商會感興趣的?”

淩天閣是蕭白在八年前所創,那會兒他纔不到二十,年輕氣盛,招募了很多能人加入。

蕭白瞪了他一眼,好笑道:“在這個地方,龍騰商會怕是不小,總之你馬上去辦件事,明天我要有個結果。”

蕭白交代了一番後,阿虎拍拍胸膛。

“冇問題老大,我先閃人了,晚上你和大嫂悠著點,小心你的腎啊。”

“滾。”

“好噠。”阿虎一溜煙的跑了。

蕭白收回了拳頭,看了看楚雨菲的房間,她還冇有入睡,看來依然在憂愁。

他開始打坐,閉上眼睛進入了神識,回憶起“靈玄秘術”。

這裡麵不但有神奇的醫術,還有許多強大的法門,例如鑒寶風水等等。

這幾年失憶了,有點生疏了,必須要找補回來。

不知不覺,已經是深夜了。

第二天一大早,蕭白就被外麵的吵鬨聲驚醒。

他迅速出去,看見好幾輛豪車,帶著很多禮品。

歐陽輝手裡捧著花,笑容滿麵,後麵一大群跟班在吆喝著。

“夫人啊,快出來吧,跟歐陽少爺洞房去……”

楚夫人興高采烈,笑容滿麵去迎接。

“歐陽少爺彆著急呀,雨菲還在打扮嘛,你們先坐下來喝點茶吃點東西。”

歐陽輝摸了摸自己的大背頭,油光錚亮。

“打扮什麼啊,在我眼裡,雨菲穿什麼都好看,不穿就更好看啦。”

跟班們哈哈大笑了起來,紛紛叫好。

楚夫人老臉一紅,討好的說道:“那你們稍等,我去催一催雨菲。”

楚夫人剛進楚雨菲的房間,忽然就尖叫了起來。

“天哪,怎麼會這樣的,雨菲你不要嚇我啊,快來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