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姑娘,躺好不要動!等下可能會有點疼,忍一下就好了!”

“會很痛嗎?”

“等下要把你的牙神經挑掉,多多少少會有點痛,你不要想就不會痛!你可以抓著你朋友的手來緩解緊張”

“哦,好的醫生!”

於是梓芯乖乖的躺在治療椅上,醫生打開了照射燈,由於光線太強,導致她壓根無法睜開眼睛!醫生熟練的操作著,先是檢查了她的牙齒情況,又拿出了像電鑽一樣的聲音的機器,把張梓芯嚇得夠嗆!

“啊”隨著張梓芯的一聲慘叫,醫生也被嚇了一跳,停下了手裡的工作,醫生應該見過形形色色來補牙的人,這麼怕疼的人他可能還是第一次見!

“不不不不補了!”說著梓芯開始掉眼淚,“真的太疼了,我不想補了!”

芳芳是一個典型的北方女孩子性格,她當時內心的想法一定是為啥張梓芯如此矯情,但是她並冇有發作,而是很溫柔的握著梓芯的手!“冇有,你抓著我,疼你就抓我,我不怕疼!牙補好了就不疼了!”

“嗯…嗯…好”

於是張梓芯又乖乖的躺在了治療椅上,緊緊的握著芳芳的手,但是她腦子裡閃過了一個她至今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名字……

“好了,小姑娘,你可以起來了,今天先給牙齒消炎,已經把你牙神經挑了,等週五的時候再來填充材料!”

“好的,謝謝醫生!”

在回學校的公交車上,兩人並排坐著

“芳芳,謝謝你,陪我來醫院”

“小事,週五你自己不願意來的話,你還可以喊我一起來!”

“好,謝謝芳芳!”

“中午我請你吃飯!表達我對你的謝意!”

“不了不了,我在蜜雪冰城做兼職,等下我要上班了!”

“那好吧,那下次~”

她們兩個誰也冇有想到,就因為芳芳陪著梓芯做了兩次檢查,會讓她們的關係變得如此好!從那以後,張梓芯有事冇事就會跑到蜜雪冰城,有時候是和朋友們一起閒聊,有的時候也會幫著芳芳做一點小事……慢慢的,她們的關係越走越近……

晚上,梓芯躺在床上,又是很無聊的刷著老三樣……微信朋友圈、QQ空間、還有微博動態。

張梓芯刷到了張芮澤發的QQ動態,圖片是王童語的《丫頭》歌詞截圖,文案是“我的那個丫頭在哪裡?”

“又分手了,這都幾個了……”張梓芯嘟嘟囔囔的說著,可是清楚能看到她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笑容,那抹笑容並不是對張芮澤的嘲諷,好像是一種竊喜!

日子過得好快……轉眼張梓芯的大三就要過完了!

“好快呀,等著期末考試一結束,我們就是大四的學長學姐了,每次放假的時候都覺得這個學期嗖的一下就過去了!”張梓芯和玲玲在寢室嘟囔著

“走吧,去琴房吧,音樂生期末考試簡直是渡劫!”玲玲邊收拾書包邊迴應著梓芯說的話

“好,誰說我們藝術生上大學容易的,中國音樂史,西方音樂史,民族民間概論……哪一門不得背啊!”

“考完就好了!”

就這樣,張梓芯寢室三人在學期末就像上了發條一樣,每天寢室、琴房、食堂三點一線,也為了期末考試不掛科做著最後一點努力!

“呼,終於考完了!”梓芯癱坐在玲玲的吊床上

“梓芯,我和玲玲都是今天的票,你今天自己住真的沒關係嗎?”小雪擔心的問到

“沒關係,明天上午我也走了,而且我和雙雙一起到石家莊,放心不用擔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