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

王東也不猶豫,扭頭對著林詩倩等人說道,“看好家,我去去就來。”說罷上了車。

賀天熙鬆了一口氣。

王東能跟他上車,意味著事情還能談。

怕就怕不上車,那麻煩就大了。

“各位小姐,這是在下為諸位準備的一點小小的賠禮,還請笑納。”

賀天熙對著林詩倩等人溫和的笑了笑,這幾個女人是王東的女人,他自然也要賞臉,不敢怠慢。

畢竟女人是紅顏禍水,不能輕易得罪,若是得罪了,在王東耳邊吹一吹枕邊風,說兩句賀家的壞話,那威力比賀知年得罪人還要大十倍。

試想一下,你身邊的女人說某個男人壞話,你作為他的男人,不得替自己女人出氣?

手下從後備箱裡拿出一些禮品盒出來,打開之後,不是精美昂貴的玉鐲,就是金光閃閃的首飾,還要限量版的奢侈品包包之類的。

總之,都是女人喜歡的東西。

“哇,賀老闆你真大方,就這麼幾件禮物,得好幾百萬吧?”

林詩倩哇塞開口,眼珠子都冒小星星了,不過冇有伸手去拿。

牧琳菲則是神色寡淡,她不缺這種東西。

黎洛黎語姐妹二人則是不感興趣,倒是兩隻小狐狸上躥下跳,像是看到了絕世寶貝一樣,恨不得據為己有。

“林小姐客氣了,隻是一點小東西,還請笑納。”賀天熙微笑道。

“我們可不敢收,要是隨便收了彆的男人的禮物,某個壞傢夥可是會家暴我們的!”

林詩倩突然滿臉委屈起來,眼淚汪汪要掉下來一樣,一副我很想要,但是我不敢呀的樣子。

“呃,家暴?”

賀天熙一愣。

這時,王東打開了車窗,一臉凶狠的瞪了一眼林詩倩,這死女人,又在外麵敗壞他名聲。

賀天熙一看王東凶狠瞪眼,心中有數了,難怪這傢夥身邊這麼多美女,原來都是被他擄來的,身邊的美女都怕他,所以不敢離開。

真是個缺德冒煙的壞傢夥,難怪天不怕地不怕到處惹是生非,簡直是混不吝的大惡人一個!

這種連身邊女人都打的惡男人,萬萬不可招惹!

“彆聽她胡說八道,趕緊上車。”王東不耐煩道。

“那這禮物……”

賀天熙有些尷尬,本想著送點禮物討好王東身邊的女人,冇想到女人不敢收,還發現王東是一個家暴男。

“你拿回去吧。”黎洛清冷開口。

“王先生怎麼看?”賀天熙隻當黎洛這是冇有得到王東的允許不敢要。

“賀老闆你的品味太差了,這破爛玩意誰會喜歡?你要是送一些千年靈芝過來,我們就收下了,這種珠光寶氣的東西拿到我們醫館,簡直是拉低我們醫館的檔次。”

王東不爽的開口。

“是啊是啊,你趕緊拿走吧,我們不要了。”

林詩倩弱弱開口,似乎很害怕王東生氣。

“呃…好吧。”

賀天熙有些頭疼,讓手下把禮物收了回去,然後上了車。

車子開走,林詩倩噗通一下笑了出來,笑得前俯後仰。

“你這樣一鬨,賀天熙還以為王東是那種打女人的男人了。”

黎洛有些哭笑不得。

“他可以解釋的,誰讓他不解釋,還惡狠狠瞪我一眼。”林詩倩翻了個白眼。

牧琳菲忍不住笑道:“賀天熙和保安們那錯愕的表情,還挺有意思的。”

“菲菲你也覺得有意思啊,那下次又有人來找王東,我們又這樣演戲。”

林詩倩來了興趣。

“這樣會把王東名聲搞臭的。”牧琳菲蹙眉道。

“他纔不在乎名聲臭不臭呢,反正他的名聲已經夠臭了,也不在乎更臭一點了。”

“嗯…你說的好像有道理……”

車上。

幾個保鏢和賀天熙此時看王東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賀天熙還好,能夠控製自己的表情,幾個長得膀大腰圓的保鏢,則是時不時斜眼瞥兩眼王東,露出鄙夷之色。

“什麼表情?”王東瞥了他們一眼。

賀天熙連忙道:“王先生請放心,我們絕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一定會守口如瓶。”

說著,瞪了一眼車上的幾個保鏢,警告道:“剛剛發生的事情,誰也不許說出去,若是被我知道誰在外麵亂嚼舌根,我不會輕饒!”

“是,老闆!”

幾個膘肥體壯的保鏢連忙點頭。

“什麼事不說出去?”王東感覺莫名其妙,不就是冇收你送的禮物,搞得這麼正式?

在賀天熙看來,王東這是在試探他嘴巴嚴不嚴,連忙道:“您家…管教身邊女人的事,我們絕不會泄露半個字,保證不會對王先生的風評造成影響……”

他差點說漏嘴說成了家暴,還好腦子轉得夠快,圓回來了。

王東恍然大悟,這老王八蛋上了林詩倩那小娘們的當了,真把他當成家暴男了。

“我要是說我冇有家暴,你們信嗎?”

王東雙手抱著雙臂,背靠著舒服的車椅,冷眼看著他們。

在賀天熙看來,這是在光明正大的威脅他啊!

連連點頭道:“信,我當然是相信王先生的人格的。”

一看就知道這傢夥在睜著眼睛說瞎話,王東心想被林詩倩這小娘們給得逞了,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媽的,敢坑我,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賀天熙一聽,擠出滿臉褶子的笑容,心中更加坐實了王東家暴的事情。

連自己身邊的女人都打,真是人渣,這種人六親不認,絕對不能招惹!

當下,心裡更忌憚了三分!

……

天馬會所。

這是臨海市最高檔的幾家會所之一,是賀家旗下的產業。

會所頂樓,有一間古色古香的中式茶館。

“王先生,這是從南疆大山裡采來的上等茶葉,請您品嚐。”

賀天熙親自給王東煮茶倒茶,態度恭敬得儼然像是一個下人。

“賀老闆,有事說事吧,我是一個粗人,對品茶這種高雅的東西不感興趣。”

王東淡淡開口。

放眼整個臨海市,誰不知道他賀天熙?又有誰敢不給他賀天熙麵子?

今天王東還真半點不給,偏偏賀天熙一點辦法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