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凝的夥計咬牙切齒:“上!”

“君子動口不動手!”

說著我一個虛晃他躲了過去,得意的看著我似乎在說我躲開了,你潑辣椒水也潑不著我。我冷哼一聲,接著一記斷子絕孫腳踹了過去。

接著一聲慘叫後,我立刻往窗戶那裡跑去,準備出去的時候,阿凝出手了。她的身手不得不說有點子東西在身上的。

我們兩個路數不同,她是屬於雇傭兵或者特工的那種,而我立刻變換了路數,以柔克剛,一身太極打天下。趁著阿凝不注意,我立刻反手控製住她。

“阿凝,我們不是敵人。冇必要下死手。”

說完我就推了她一下,然後破窗而出,接著胖子也出來了。他罵罵咧咧的道:“我說遙知同誌,你這出來怎麼也不告訴胖爺我一聲,忒不講究了。”

吳琊似乎還在研究車子怎麼啟動,在他們快要追出來的時候,車子終於開走了,看著我們揚長而去,阿凝他們紛紛上車,而汪家人看著我的眼神,恨不得打死我解氣纔好。

我們繼續往前開著車,胖子唏噓道:“遙知同誌,你這身手可以啊,給哪學的?哪天跟胖爺過兩下子唄。”

“報的班。”

吳琊開著車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我們:“追你的是什麼人?下手那麼狠。跟不要命了一樣。”

“我都說了,傳銷組織。”

王胖子疑惑的問了一句:“傳銷組織?遙知同誌你可不像是能被傳銷騙的啊。”

“一時間腦抽不行嗎。”

接著風起,依稀中聽見了一陣風鈴聲。

我知道我們快要到那個廟了,吳琊聽見了問了一句:“你們有聽見什麼聲音嗎?”

“荒郊野外的哪來的什麼聲音啊?”

我點頭道:“確實有,聽起來好像風鈴聲。”

胖子不信,他覺得我倆耳朵有問題,又開了一會兒,看見了遠處的廟,我確認了一下道:“前麵有座廟。”

“靠,眼睛這麼好使的?”胖子驚歎道。

說完車就停下來了,吳琊試圖啟動車子,響了起來但冇辦法啟動,吳琊納悶道:“誒。怎麼回事啊。”

胖子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據胖爺我分析,應該是冇油了。不好意思啊,忘加了。”

我和吳琊對視一眼,頗感無奈。

我拿出望遠鏡看了看後麵:“他們快追上來了。”

吳琊力爭:“我說的冇錯,風鈴聲就是從那個廟裡麵傳出來的”

少年,你關注點為何如此清奇。

胖子:“彆管那麼多,我們先躲躲再說。”

此刻我的心情纔是與眾不同,畢竟作為一個稻米,現在沉浸式和主角們一起經曆劇情的這種感覺真的是美滋滋。誰又能想到有一天我會遇到這種事情。

進去的裡麵,一排的少數民族經幡,一進去兩個人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有人嗎?”

“荒郊野外的廟能有人嗎?”我吐槽道。

胖子笑了笑:“誒,頂大的廟就咱們仨活人”

胖子接著看了看又道:“這廟裡的人一定臨時有事出去了,您瞧著這貢品一定是給過路人準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