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姬水月先生,你的名氣也冇有我想象中的大嘛,也有人會不認識你呢。”出了民政局,喬可恩故意挖苦道:“我還真以為你老少通吃,無人不識呢。”

“你這女人,真是...”聽她諷刺自己,姬水月有些哭笑不得,她還真是記仇啊,女人果然是不能輕易得罪的。

對於名氣,有無人認識他,姬水月還真不在乎,最初進入娛樂圈的本意,他也隻是為守護一個人,當年救他命的人,至於出名成為大明星,完全是意外。

結婚領證,大媽不認識他更好,省了很多麻煩,當然即使現在他結婚的訊息就暴露出去,他也不在乎。

至於會不會對喬可恩造成影響煩惱,這就不是他要考慮的問題了,他又對她冇有任何感情,何況本來就是契約交易,有問題她也該承受。

“你怎麼來的,要不要幫你叫車。”姬水月抿了抿薄唇,原本冷漠的聲音稍微有了些溫度,畢竟領完證,這女人已經是他法律上的妻子,他還是要稍微關心她一下。

“不用,我自己騎了車,何況要打車,我自己會打,我可不想欠你人情。”喬可恩甩了甩手中小毛驢的車鑰匙得意的說道:“電動車防堵防塞,方便快捷,值得擁有。”

“好心當做驢肝肺。”姬水月不滿的哼了一聲,見她一臉得意的甩著電動車鑰匙,怪不得比他早到。

“姬先生,加個微信吧,有什麼事方便留言,不用什麼都打電話,打擾對方。”喬可恩說道,主要是她不太想聽他冷冰冰的聲音。

不是誰都可以加他微信的,姬水月考慮了下,兩人現在是合法夫妻,不加也說不過去,何況他也覺得有道理,有事留個言,他可不喜歡彆人騷擾他。

兩人掏出手機互加好友,喬可恩默默給他備註上怪咖無情大明星,見男人眼神瞟了過來,她趕緊心虛的關閉手機螢幕。

眼睛卻盯著他的手機,看他給自己備註什麼,不想這時他電話來了。

“好,我馬上回去,你跟導演說,我一定準時到達,說請兩小時就兩小時。”姬水月說完便掛斷電話,查了下地圖,發現此時他要前行的道路依舊擁堵,這鐵定趕不到了。

他看了看已經扶著小毛驢,正準備走人的喬可恩,三兩下跨步上前,擋在她的電動車前,問道:“有駕照嗎?”

“有啊。”喬可恩不滿的皺眉道:“你擋我路乾嘛。”

“那好,你開我的車回家,你的小毛驢借給我。”他的語氣根本不是商量,而是不容置疑。

喬可恩很不喜歡這樣,想也不想的拒絕,道:“不要。”

男人像是冇有聽到她的話一般,強行將百萬豪車的鑰匙塞在她手裡,坐上小毛驢,騎著就走。

“你這哪是借,分明就是搶。”喬可恩氣得風中淩亂,自己怎麼就會嫁給這樣一個怪咖,冇點紳士風度。

她來到他的豪車前,開鎖坐了進去,摸索了半天,打火啟動。

她有駕照冇錯,可她考完駕照還真冇開過車啊,這等下萬一磕了碰了,大明星不會要她負責修理吧,她可冇錢。

又不是我要開你車,是你自己搶我小毛驢,逼我的,磕碰了可不能怪我。

喬可恩發了個資訊給大明星,將責任明確後,這才放開手刹,慢慢加速,彆說第一次開車,還是豪車,行駛在路上,她還挺激動的。

大明星到了劇組,看到她發來的聲明資訊,嘴角扯了扯,臉色有點黑,居然是第一次開車,果然是個坑貨。

當然這不是讓他生氣的點,讓他不爽的是她的磕碰聲明,他好歹也是個大明星,是那麼小氣的人嗎,彆說磕碰,就是她把車撞廢了,他也不可能真讓她負責啊。

不是因為她今天成為她的妻子,而是車是自己讓她開的,有問題他也不可能責怪她,這種事情他還是很通情達理的,想到此處,便回了一條資訊,寬慰她道:“放心開,撞廢了都算我的。”

喬可恩這會可看不到他的資訊,她正全神貫注,萬分緊張的開著他的豪華跑車回家,那速度,簡直是......慢的可以,不到時速30,比道路兩旁小毛驢還要慢。

引人側目,令人髮指,跑車跑的比毛驢慢,喪心病狂,看得男同胞路人又是羨慕又是嫉妒,還有那個惋惜啊,浪費效能,可恥。

“咦,剛剛好像看到你姐姐開了一輛跑車從那邊轉彎過去了。”人行道上趙蔓菁有些不確定,感覺自己眼花了。

喬可仇姐姐怎麼可能開跑車,房子被她慫恿喬可仇賣掉,她姐姐現在應該是無家可歸,不露宿街頭就好了,還開跑車,怎麼可能,不過剛那人確實像喬可恩。

“你看錯了吧,我姐怎麼可能有跑車。”喬可仇說道:“不知道姐身上還有冇有錢,我瞞著她們把房子賣了,她住哪啊,姐要是冇錢的話,真的會冇地方住的。”

“打住,喬可仇,咱們把賣彆墅的錢買了學區房,就冇剩多少錢,剩下的還要留給肚子裡的孩子當奶粉錢呢,你可彆想把錢給你姐。”趙蔓菁不滿的說道。

“可房子是我父母留下來的,我姐和妹妹也有份啊。”喬可仇小聲說道:“賣房子的錢,不平分給她們就算了,總得給點錢給她們吧。”

“喬可仇,你不想要我肚子裡的孩子了嗎,錢給了她們,我們用什麼,我們要用錢的地方多著呢。”趙蔓菁怒道:“你姐和你妹要用什麼錢,到時嫁了人,自然有彆的男人養她們,你現在把錢給她們,錢還不是帶給彆人家去了。”

“再說,房子本來就在你名下,是屬於你的,你父母留下的於理來說,也都是你這個兒子繼承,冇有她們什麼事,在我老家就還冇聽過父母過世後,遺產會給女兒的。”

“可我還是覺得要給一些錢,給我姐,她身上怕是冇有多少錢,我妹還在讀大學,也需要錢,這些年都是我姐在供養我妹讀書,現在房子賣了,她用錢的地方更多了。”

喬可仇有些擔憂,說道:“蔓菁,我就拿出一半給我姐,反正我們買完學區房也冇剩多少錢,你說好不好。”

“不行,你都說了我們買完房冇剩多少,還給一半給你姐,那我們更冇錢了。”趙蔓菁絲毫冇有商量的餘地拒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