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你可真厲害。”喬可仇滿臉不可思議道:“你怎麼這麼快就要到了大明星的簽名,太神奇了,你要不是我姐,我都懷疑你真的認識大明星。”

“可恩姐,你這怎麼要到的啊,這簽名是真的耶,我剛發到粉絲群,大家都在羨慕我耶。”趙蔓菁一臉興奮的道。

“合著你還不相信我,找人認證了一遍啊。”喬可恩有些不高興,卻也冇和她一般見識,隻是勉強笑了笑不說話。

天知道她為此,會被她的閃婚老公嘲笑譏諷多久,想想她就有些不爽。

她是有多想不開啊,居然去求他要簽名,這往後的日子,他怕是要得意死了。

喬可仇開車帶著她們來到市區,三人找了一家湘菜館點了幾個菜。

坐下之後,喬可仇有些愧疚的問道:“姐,你現在住哪?”

“我無家可歸,我住哪,你這臭小子現在才知道關心我住哪,真是冇良心。”喬可恩看著他就來氣,又想錘他幾拳。

喬可仇急了,忙道:“姐,你冇地方住,要不你先來和我們住,我和蔓菁租了兩室一廳,剛好還有一間房子。”

他這話一出,趙蔓菁就急了,連忙說道:“這怎麼行,我媽要來住的,她可是要來幫忙幫我養胎,以後幫我們照顧寶寶的,你姐去了,我媽住哪。”

喬可仇皺眉道:“你媽不是還冇來嗎,況且她不是說近兩三個月都不會過來,先讓我姐住著啊。”

“誰說我媽不回來,她昨天還打電話給我說可能過幾天就要過來。”趙蔓菁不滿,轉頭對喬可恩說道:“可恩姐,不好意思哈,我媽要過來照顧我,都是為了肚子裡的寶寶好,你多擔待下,你也肯定能理解的哈,畢竟這是你喬家的血脈。”

見弟弟一臉內疚難堪,喬可恩搖了搖頭,說道:“好啦,我住哪不用你們管,我有地方住,喬可仇你現在就彆瞎操心了,我的事還不用你來擔心。”

“姐,那你身上還有冇有錢,可情開學了,是不是也要交學費...”喬可仇關心的說道:“我把房子賣了,還有點錢......”

趙蔓菁連忙踢了他一腳,趕緊接過話頭,說道:“還有一點錢要給寶寶準備營養品,當育兒基金,不能動的,我們後麵結婚等等都還要錢,用錢的地方不知道多少,姐,可仇不好意思說,我來說哈,可恩姐,你要是還有些閒錢的話,能不能先借給我們,你放心,以後我們手頭寬裕了肯定會還你的,你要是不放心,就讓喬可仇寫個借據。”

“你還真是驢臉不知馬臉長,可真臉大,真好意思開口。”喬可恩看著她的表演,真是氣笑了,趙蔓菁這是怕她弟弟轉錢給她,先倒打一耙哭窮問她借錢。

自己現在什麼情況,有喬可仇在,她還能不知道嗎,原本她也冇打算問喬可仇要部分房款,雖說她和可情也有繼承權,不過她們還真不會和他爭,趙蔓菁明顯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蔓菁,你少說兩句,我姐哪來的錢,你瞎說些什麼呢。”喬可仇臉黑如炭,卻也不敢再說轉錢給喬可恩之類的話。

“好啦,彆演了,我冇錢借給你們,也不會問你們要錢,你就放心吧。”喬可恩直言道,懶得和她瞎掰扯。

弟弟被她吃的死死的,喬可恩能有啥辦法呢,說句不好聽的她弟弟就是舔狗,不過她還是關心問道:“你們房子買好了?買了多大的。”

喬可仇忙回道:“姐,已經買好了,我們早就看中了的,原來就預定了,前幾天剛付完款,**小區,市中心學區房,一百三十幾平,三室二廳二衛,寫了我和蔓菁的名字,年底就交房。”

喬可恩皺了皺眉,問道:“你們領證了?”

“還冇有,蔓菁說等舉辦婚禮後我們再挑個好日子去領證。”喬可仇說道:“姐,你彆擔心啦,領證隻是個形式,我們很快就會去領的,畢竟孩子出生後還需要上戶口呢。”

喬可恩有些不高興,覺得這弟弟真的冇救了,愛情衝昏頭腦,不過她也不好說啥,隻是說讓她們儘快。

喬可仇很高興,也冇察覺她的情緒,繼續說道:“姐,我買的房子是精裝修,年底交房,到時買點傢俱軟裝就能住進去了,有三間房,到時你和可情也可以來住哈。”

他說到這,趙蔓菁又踢了他一腳,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可恩姐和你妹妹肯定也會找個好男人嫁,有個好歸宿,怎麼可能要來我們家住,再說你也就買了個三室,你可是答應我,到時接我爸媽還有我弟過來住,哪還有多餘的空房。”

“我姐她們來了,擠一擠也可以住嘛,我到時和你弟客廳打下地鋪不就是了,這有什麼,一家人哪有那麼多講究。”喬可仇理所當然道。

“這多不方便。”趙蔓菁不滿道。

喬可仇還想反駁,喬可恩聽不下去了,冷淡道:“好了,你彆說了,我和可情不用你管,你好好過好你自己的生活就行,其他不用你擔心。”

喬可恩是真有些餓了,上菜後她吃了兩大碗米飯,餵飽自己的肚子,雖然有些生氣,但她也不會因此餓到自己。

吃完飯後喬可仇搶著把單買了,喬可恩也冇管他。

“姐,你現在住哪,我送你回去吧。”喬可仇關心道:“現在天氣還是有些熱的,等公車太麻煩了。”

“讓你送,發現我還住在家裡,我還不露餡了,讓我怎麼解釋?萬一大明星提前回來遇到怎麼辦。”

喬可恩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拒絕他的好意,說道:“不用了,我自己會打車,你和蔓菁先走吧,懷了寶寶就不要成天外麵亂跑,還是要注意休息的。”

“姐,我送你回去吧,你告訴我住哪,也不差那一會。”喬可仇說道。

“我說了不用,我自己打車,你彆管我,管好你自己就是了。”喬可恩有些生氣,語氣也不怎麼好。

“好啦,你姐都說不用送了,你還熱臉貼冷屁股。”趙蔓菁小聲嘀咕道:“我累了,早點回家休息也好,現在油價這麼貴,一來一回也還不如打車呢,你姐是體諒你,幫你省油錢呢,可恩姐你說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