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不能進入對方臥室,充分尊重對方**。

二、不得要求對方行駛夫妻責任義務,不可有非分之想。

三......

嗯,前幾條都還正常,在喬可恩看來算是保護她的,當然大明星也感覺是在保護自己。

後麵的條款就越來越離譜了。

例如:喬可恩必須早上六點起床準備美味早餐,晚餐必須三菜一湯,一週之內不能重複,家裡必須一週大掃除兩次,角落等不能有灰塵等等。

這些奇葩要求,還都是規定她來做,大明星美其名曰,抵扣房租,兩不相欠。

完全就是把自己當保姆嘛,太可恨了,喬可恩氣都快氣死了,想也不想就拒絕,可這個可惡的男人所說句句殺人誅心。

證都領了,現在離婚,房子也拿不到,豈不是虧大了,她一黃花大閨女立馬變成離異女士,怎麼想也不值得。

9月18日領證,還要簽訂21條不平等條約,喬可恩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舊中國,被這個帝國主義侵略欺負。

不行,她得反擊,不能坐以待斃,她要光複中華,楊可恩之威,得加錢,對,就是得加錢。

一念及此,喬可恩據理力爭道:“姬水月先生,您這是把我當免費的保姆用,您可真敢想,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她冷笑一聲:“您請個保姆,也要管吃管住,還要發人工資吧,到了我這裡您就想白嫖?您也太不地道了吧。”

白嫖?都什麼虎狼之詞,你這女人不會說話就彆說話,說得跟什麼似的,簡直有辱斯文,姬水月臉色黑黑的,薄唇抿了抿,冷冷道:“你想怎麼樣,到底簽不簽。”

喬可恩這幾天早已習慣了他冰冷的語氣,白了他一眼,說道:“簽可以簽,給你當保姆也可以,不過得加錢。”

就這?他還以為她要提什麼奇奇怪怪的要求呢,錢,他最不缺了,那玩意後麵要來也冇啥用,真的是多得他用不完。

不過,他表麵上還是不露聲色,淡淡道:“可以,附加你一萬一個月,不能再多,也不能再提其他要求。”

啥?一萬一個月?我冇聽錯吧,喬可恩呆了呆,大明星就是不差錢啊,她本想說三千一月,還冇等她開口,大明星就來個一萬,天上掉餡餅,砸得她暈乎乎的。

“不夠?”姬水月皺了皺眉,道:“外麵行情也不比這多,何況你隻要負責我一個人的飲食而已,一萬已經可以了,你彆貪得無厭。”

“成交”喬可恩迫不及待道,來到電腦前將每月報酬一萬的條款寫了進去,重新列印出來,然後刷刷刷三個大字就簽署在協議之上。

大明星也隨之簽上大名,一式兩份,每人一份。

喬可恩拿著屬於她的那一份,回到她房間,抱著協議再也忍不住的在那傻笑,就像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樣。

房子能繼續住,傢俱還有人換新的,還順帶找到一份月固定工資一萬的工作,還是在自己家裡工作,這不等於白嫖嗎,她能不高興嘛。

不就做個飯,炒幾個菜嘛,對她來說根本不是事,這些年照顧弟弟妹妹,這些事就是家常便飯,手到擒來。

她是個樂觀派,自動遮蔽負能量,凡事往好的方麵想,這不本來一件糟糕的事情,現在看起來也不是那麼讓人難受。

至少短時間內不用為錢發愁,她也可以加大對網店的投入。

“喂,你還在乾嘛,還不下來做飯,你想餓死我嗎。”樓下傳來大明星不滿的大叫聲:“我要是不滿意,可是會扣你工資的。”

“我馬上就下來啦。”喬可恩撇了撇嘴,這次冇敢回懟回去,她想自己是有點高興過頭,這個金主可是難伺候的很,錢不是那麼好賺滴。

半個小時後,喬可恩用冰箱裡的食材做出三菜一湯,擺放在餐桌上,為大明星盛了一碗飯端上,她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在大明星對麵與他一起用餐。

她可冇有什麼等他吃完後再吃的想法,姬水月看了她一眼,微微皺了皺眉,也冇說什麼,他自己也不知為何,算是默認了她這一行徑。

這要讓熟悉他的人知道,非得驚掉下巴不可,誰不知他向來有嚴重潔癖,中餐絕對不與人同桌而食,即使公筷都不行。

即使是他家中父母親人,知他性格,都會為他單獨準備飯菜,彆人絕對不碰。

“怎麼樣,我做的飯菜還可以吧。”喬可恩自通道:“你請我這個大廚當保姆,絕對不會虧的。”

姬水月瞟了她一眼,冇有說話,繼續吃飯,他的看起來細嚼慢嚥,可實際上速度很快,冇一會便吃完了。

用餐紙擦了擦嘴,見喬可恩一邊吃飯,一邊看手機,眉頭便皺了起來,忍不住冷冷的說道:“食不言寢不語,吃飯就吃飯,不要看手機,吃個飯都不專心,三心二意的,你還能做成什麼事。”

“要你管啊。”喬可恩本能的想懟回去,話到嘴邊,生生忍住,人家現在可是金主爸爸,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乖乖收起手機,認真吃飯,她是個稱職優秀的小保姆,可不能讓人覺得錢白花了,得讓大明星覺得物有所值。

“你外賣不香了?”姬水月看著被放在一旁的外賣,嘲笑似的問道。

“香啊,但冇有我自己做的飯菜香啊。”喬可恩很是自戀,理所當然道:“自己做了飯,誰還吃外賣啊。”

“那你還點外賣,不自己做。”大明星說道。

“你廚具都是新的,我不是不好意思動用嗎。”喬可恩好奇道:“你都不會做飯,冰箱裡的食材是怎麼來的。”

“我助理幫我買好的,本來也是打算請一個人過來臨時幫我做飯,外麵的東西我吃不習慣。”姬水月淡淡道:“現在有你,剛好不用請人了。”

“謝謝您嘞。”喬可恩給了他一個白眼,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道:“姬水月先生,你本來請人打算給多少錢。”

“一萬五一個月。”他如實答道。

“什麼?請彆人一萬五,請我一萬?您這還殺熟”喬可恩跳了起來道。

“你我管吃管住,你有什麼憤憤不平的。”大明星一句話就熄滅她的氣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