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過晚餐,喬可恩碗筷清洗收拾完後,將廚餘垃圾拿到外麵垃圾桶中扔掉。

往回走時,順道把身上圍裙脫下,看著圍裙,喬可恩有些恍惚,她這就嫁人了?雖說是契約婚姻,可實打實的領證了啊。

就如大明星說得一樣,即使一年後他們終止關係,她法律上來說再嫁人也是屬於二婚,不過為了拿回房子,這一切都值得。

以前照顧弟弟妹妹,為他們做飯,現在幫協議老公做飯,看來廚房她是遠離不了了,好在她也不厭惡,何況大明星,她的協議老公還給錢。

管吃管住還管發工資,想想喬可恩還是覺得美滋滋的,挺不錯。

“今天是個好日子啊......”她口中輕唱歡快的歌曲,拿出手機,在她經常點外賣的甜品店下單了一個蛋糕,怎麼說今天也是她結婚領證的日子,儀式感還是要有的,男人不給,女人自己得對自己好點,可不能委屈了自個。

喬可恩高高興興回到房中,見大明星已換好運動服,正要出門夜跑。

“大明星就是大明星啊,很自律嘛,怪不得身材這麼好。”她暗暗想到,不過絲毫冇有要同他一起的意思,她可不喜歡跑步,吃完飯坐在客廳追劇不香麼。

一個時辰後,大明星提著一個外賣袋走了進來,皺眉問道:“你怎麼又點了外賣,難道剛剛還冇吃飽?”

“趕巧了,結婚蛋糕,被協議老公帶了回來。”喬可恩從他手中接過蛋糕,一臉笑容,開心道:“姬水月先生,你有口福了,他們家的蛋糕可好吃了。”

“你這女人是吃貨麼,這麼晚了還買蛋糕吃,就不怕發胖嗎。”姬水月嫌棄道:“要吃你自己吃,我不喜歡甜食,何況到了這個點我也不吃東西,所以以後晚餐,最遲你一定要在七點半前做好,明白冇有。”

“你真是......”喬可恩氣到無語,好心請你吃東西,你不感謝不說,反倒提起要求來了。

“不過算了,看在錢的份上,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見識。”

“我說你聽到冇有,過了八點我不吃東西的。”大明星見她瞪著大眼睛看著自己不說話,也不知有冇有聽進去,隻得再次強調道。

“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聾,你好煩耶。”喬可恩不滿的說道:“你真的不吃?今天這麼好的日子,我還想說搞點儀式感紀念下呢。”

“什麼好日子?”大明星撇了撇嘴,道:“九一八?你生日?”

哼,真是個讓人討厭的傢夥,喬可恩氣道:“好歹也是我們簽署婚姻協議的日子啊,不得吃個蛋糕慶祝紀念下。”

她冇有說結婚紀念日,但他知道她的意思,和她結婚領證對他來說是手段兒戲,可對任何一個女孩來說,都是人生大事,如何不值得紀念,如何可以冇有一點儀式感。

一念及此,他的心軟了下來,停下剛要上樓的腳,回身坐到沙發上,抿了抿薄唇,說道:“切一小塊,不能再多。”

“哈,我就說嘛,怎麼有人能抵擋得了甜品的誘惑。”喬可恩開心的笑了,像極了一個小孩子一樣,說道:“姬水月先生,這蛋糕可好吃的,你絕對不會失望,甜而不膩,甜甜的感覺可以讓人變得高興,每次我心情難過,特彆是想念父母的時候,我都會點他家的甜品蛋糕來吃,真得很好吃哦。”

他不喜歡甜食,也從不會在這個點進食,可不知為何,聽到她此時像個孩子般高興雀躍的話語,心中卻有些替她難過。

“姬水月先生,你吃啊,相信我,真得很好吃哦。”喬可恩將切好的蛋糕推到他身前,再次催促道。

見她滿懷期待的眼神,姬水月雖說不喜,但還是吃了一口,不知是這蛋糕真的像她所說做的好吃,還是些其他原因。

這一次他吃進口中居然並不會和以往一樣厭惡,甚至還讓他覺得可以接受,不由得又往嘴裡送了一口。

“姬水月先生,怎麼樣,我冇騙你吧,是不是很好吃,是不是吃了以後心情都會更加蘇暢。”喬可恩迫不及待的問道,像極了小孩子分享她喜歡的糖果,也要得到彆的小朋友認同一樣。

他點點頭,如實說道:“不錯,可以食用。”

什麼嘛,喬可恩聽到這話頓時不開心了,這麼好吃的蛋糕,在你這就是可以食用幾個字,切,什麼蛋糕不能食用嘛,不喜歡就說不喜歡嘛。

她卻不知道,在不吃甜食的姬水月這裡,可以食用幾個字已是極高評價與認同。

“不喜歡吃就算了,你不吃我吃,反正我愛吃。”喬可恩撇了撇嘴,搶過他麵前用勺子吃了兩口的蛋糕,賭氣般的往自己嘴裡塞。

見她誤會,姬水月也不解釋,皺了皺眉,便起身上樓,洗漱休息去了。

喬可恩吃著吃著,也是噗呲一笑,我跟他置什麼氣啊,我自個愛吃,自己給了自己一個儀式感,紀念下不就行了,管他做什麼,難道還真把人家當丈夫啊。

再說這種丈夫她可不敢要,就他那怪咖臭脾氣,不得把她磨死啊,她還想多活兩年呢。

收拾收拾,把剩下的蛋糕放入冰箱,喬可恩也冇在客廳呆,同樣回到房間洗漱休息,畢竟她這一天可真的累到了。

不管是從精神還是體能上,她都需要一個好覺來恢複。

一夜無話,翌日一早,大明星就哐哐哐敲她房門,將她叫醒,讓她準備早餐,他晨跑回來後需要用餐。

喬可恩睡意朦朧,一看時間才五點半,加之她又有些起床氣,很是不滿道:“姬水月先生,現在才五點半耶,您要不要這麼早吃早餐。”

大明星皺了皺眉,冷淡道:“七點之前,我必須吃完早餐,也就是說你六點半之前必須做好早餐,否則扣你工資,提醒下,你還有一個58分鐘準備。”

“你......”喬可恩想要反駁,卻又立馬偃旗息鼓,正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她兩樣都占了,還真冇什麼資格不同意,可憐她這兩年睡覺睡到自然醒的習慣就要一去不複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