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眼就是國慶了,每年國慶魔都馬路邊的梧桐樹都會掛上五星紅旗,一排排整齊的紅,無論誰看了都會肅然起敬熱血沸騰。

我一向不喜歡秋天,秋天總是覺得很傷感抑鬱,不痛不癢的感覺最難熬。

這幾天依依回老家了,我也忙的不可開交,準備結婚的人們幾乎都是趕著這個時候來定婚紗照,拍婚紗照,選婚紗照,取婚紗照準備著一切關於結婚的事宜。

我們公司壟斷了魔都的婚慶產業,凡是關於結婚的應有儘有:婚紗定製,西裝定製,婚慶服務,婚紗照,寶寶攝影等......老闆也是個青年企業家,還被評為“十佳有為青年”。我所在的門店是在南京東路上麵,主要是以婚紗照拍攝接單為主,新老顧客也發展其他服務。

這天下午,送走了幾波客人之後終於稍微的輕鬆了一下,店裡也稍微平靜了下來。

“海麗,我先去吃點東西。”我的腳隱隱作痛,這該死的高跟鞋。

“好的,晴天姐,你去吧。”

我進休息室坐了一會喝了口水,拿起早上買的三明治吃了起來。現在我很少點外賣了。經過依依的長期洗腦,我竟然發現我已經不配吃外賣了,不知道按照這樣的發展我會不會覺得自己以後連飯也不配吃了。

我邊吃邊在門邊偷偷的看著接待廳情況,觀察著一個個行走的鈔票。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在靠門的位置坐了下來,旁邊跟著一個長髮女孩。

海麗安排了我們同事琪琪接待了他們。

女孩屬於可愛蘿莉型的,穿著淡藍色泡泡袖齊膝短裙,白色淺跟小皮鞋。長髮披肩右側斜著夾了一個珍珠髮卡,單眼皮但是有點小眼神略顯疲憊,但是依然洋溢著幸福的微笑翻看著相冊。

旁邊的男生中等身高,短髮,麥黃皮膚,白色體恤牛仔褲運動鞋,一副青春的打扮,那是我再熟悉不過的打扮,再熟悉不過的臉。

是的猜對了,這是我前夫,蔣和顏!他坐在女孩旁邊,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一會低頭看手機一會環顧四周。店裡的裝飾,牆上的大照片,桌子上的小擺件似乎更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這個過去我生命中的男主角,和我用了3年的時間結婚離婚,快的都超出了我的想象。那之前我總以為我的婚姻是兩個在一起幸福一輩子的那種,平平淡淡,柴米油鹽簡單而快樂。然而並不是,感情總歸經不起誘惑,當生活的一切使你焦頭爛額的時候,分手是最好的選擇,給自己自由也給彆人救贖。

錯過的人終歸不會再見,哪怕是生活在同一個城市的人也很難遇見,我們上一次見麵還是3年前在民政局的時候,同樣乾淨的白T恤牛仔褲運動鞋。

“我送你吧?”

“不用,我自己坐地鐵就可以,祝你生活幸福。”我略帶諷刺的說。

他冇有說話,默默的看著我。

“再也不見,蔣和顏!”我拿著手裡的小紅本對著他搖了搖,轉身離開了。

我冇有再回頭,因為我已經淚流滿滿。

分手的時候哪有什麼瀟瀟灑灑,心還是會痛的。

相愛的時候很相愛,不愛的時候也是真的不愛了。

思緒迴轉到現在,我內心毫無波瀾,平靜的像湖水。忽然腦袋中想起了電視劇《我的前半生》裡陳俊生和淩玲去羅子君店裡買鞋的劇情,或許我可以效仿一下。

我看了看儀容儀表鏡,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我依然保持著以前的身材,但是皮膚狀態已經大不如以前,細紋已經悄悄的爬到了我的眼角,女人到了30歲才發現那逐漸流失的膠原蛋白是多麼的重要,我輕輕的補了一下口紅,準備出去。-